logo logo

詹嘉禮私訪搜證「捉」分租屋 地庫外遇黑人男子似往召妓 初步核實投訴資料 再向市府舉報跟查

詹嘉禮私訪搜證「捉」分租屋 地庫外遇黑人男子似往召妓 初步核實投訴資料 再向市府舉報跟查

2018.06.26] 發表

【明報專訊】士嘉堡愛靜閣選區內分租屋盛行。區內市議員詹嘉禮昨日往巡訪時,見一黑人男子從一地庫走出,該男子表示是來訪友。詹嘉禮對記者說,現在時間看什麼朋友?很可能是拜訪一個妓女。

愛靜閣許多分租屋違反消防條例﹐構成嚴重的消防隱患。詹嘉禮每周根據居民的報告﹐自己開車到現場做初步調查﹐取得一定證據後﹐向市府報告。

昨天﹐本報記者隨詹嘉禮在區內數個小區轉了一圈﹐目睹詹調查分租屋的實況。雖然拍門之下﹐大多數無人應答。有時樓上窗戶還打開着﹐但沒有人應門。

記者和詹在堅尼地路夾Passmore Ave.一處停車場會合。然後出發在附近鄰里巡訪。

發現的第一間分租屋在Canogate街一處獨立屋門外﹐可以看到車庫及車道上停了4部汽車。馬路對面還另外停了一部。

詹嘉禮大力拍門時﹐門開了。裡面有5個年輕印度男子。其中有人認識詹。詹問﹐你們這裡住了幾個人﹖他們支吾答道5、6、7 、8人。

詹對此間情況熟悉﹐又說﹐你們以前把車停到草坪上﹐是嗎﹖

其中一個人答道﹐是的。以後不會了。

詹與記者走進客廳時﹐看到地上都是水。詹驚問﹐發生了什麼事﹖

他們答漏水。詹進到房屋後部的廚房觀看﹐從門邊的家庭室(afamily room)內﹐走出2個人﹐匆匆溜走了。這些是國際學生,在附近一所學院上學。

詹嘉禮向記者說﹐「記得多倫多大學士嘉堡分校附近大火燒死中國留學生的事嗎。那裡的分租屋﹐大致就是我們剛才看到的情形」。

在附近一處華裔業主的獨立屋內﹐詹見到一位講普通話的女租客。她說﹐在底層這一層﹐住了3戶人家,她是其一﹐家庭室也有人住,另外一間房間也是出租的。此外﹐樓下地庫中約有3、4間房間分別出租。

詹嘉禮說﹐在他的網頁上﹐有一個地方專供選民報告可疑分租屋。報告者的資料保密。然後他抽時間去進行初步核實。

核實的步驟是﹐首先敲門。上述2戶獨立屋就是直接敲門下目擊的。

大部分房屋內的人都會不開門。那就敲隔壁鄰居的門。鄰居也有開門的,他們多認識詹嘉禮。

詹低聲問那家人家是分租屋嗎?對方答﹐很可能。這戶人家出入的人很多。而且經常不同人。

此外﹐判斷一個物業是否分租屋﹐有一些「硬指標」,包括﹕門外草坪無人打理﹐野草瘋長。那基本可以確定﹐屋主沒有住在裡面。

然後是物業標準。一般人總是把自己家的外觀打扮得整潔漂亮。如果是門楣破損、圍欄傾倒﹐那多半因為業主只顧分租掙錢﹐無暇顧及整修了。在巡訪中﹐的確看到一戶人家車庫門的油漆剝落﹐後花園的圍欄破敗。雖然看起來這房屋已經被人放棄﹐但從破敗的圍欄可以直接走到後花園。房屋的後門也上了鎖。架子上晾着衣物﹐住客似乎還不少。

多倫多六市已經合併多年,但原來各城市分租屋的附例迄今沒有統一。

士嘉堡現行的附例下﹐分租屋是不合法的。市府牌照和標準部門表示﹐對於非法分租屋的處罰分兩個部分﹕一是依據安省消防條例﹐對違法經營的個人處以最高5萬元罰金到最多監禁1年的懲罰﹔對違法經營的公司處以最高10萬元罰金﹐和對公司的負責人處以最高5萬元罰金到最多監禁1年的懲罰。二是依據城市區域管理附例﹐對非法經營『分租屋』的個人處罰是2.5萬元﹐對公司處罰是5萬元。

詹嘉禮說﹐選區內一些業主是受到處罰的。有些現時還在司法過程中。一些業主被罰之後﹐就出售物業。但新的業主﹐繼續從事分租屋業務。

巡訪中﹐在一戶人家門口﹐正在查看其地庫,突然﹐一個年輕黑人男子從地庫門中出來﹐走了上來地面。

詹嘉禮和他對話。他說自己是來看朋友的。並承認這個物業很可能是分租屋。這個男子態度有點奇怪﹐不大自然,之後駕駛一部貨車離去。詹嘉禮稱﹐現在時間看什麼朋友?很可能是拜訪一個妓女。